设为主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

  • 图书搜索:    
媒体报道

新作讲述海外移民生活陈河,蛇头帮人偷渡就像快递一样——by《京华时报》
(发布日期:2012-7-9 14:08:04)  浏览人数:1764
分享到: 更多

陈河(右图)的新作《红白黑》展现了鲜为人知的高干子弟海外生活。出版方供图

    郁达夫小说奖得主、旅加作家陈河的新作《红白黑》,近日由精典博维和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。陈河上周接受本报采访,他称不仅将自己的经历融入了小说,其中的很多人物也都有原型。例如,他在经营中餐馆的时候就接触到了一些蛇头,“他们用做生意的态度帮人偷渡,就像做快递一样”。

    小说原名《致命的远行》

    陈河1994年远走阿尔巴尼亚开始海外经商,做过小贩,卖过药品,经营过饭馆,经历了多次动乱,几经辗转到了加拿大,成为小有成就的商人。远行的生活给了陈河丰富的人生体验和创作素材,写作灵感源源不断,短短几年接连创作出了多部作品。从中短篇小说《夜巡》《黑白电影里的城市》《我是一只小小鸟》《去斯可比之路》,到长篇小说《沙捞越战事》《布偶》《红白黑》,陈河笔下的人物在一次次远行中,经历着惊心动魄又深沉迂回的生命交响曲。 

    《红白黑》将上一代的命运遭际和当代海外移民相结合,展现了鲜为人知的高干子弟海外生活,以及江浙一带流传的异邦蛇头经历。这篇小说在《收获》杂志连载时叫《致命的远行》,出书时改成了《红白黑》。陈河解释道,《致命的远行》这个书名太文艺了,从市场上来说不是最好的选择,“红白黑简单来说就是红道、白道、黑道,因为书里写到了红色背景、黑道生活,白道就是做生意。”他坦言对这俩书名都不是很满意,但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名字了。 

    开篇设悬念迎合读者 

    《红白黑》女主角杨虹是一位高干子弟,在一个红二代的安排下,她去了巴黎,开始了截然不同的人生。小说开篇就写到杨虹意外死于巴黎,其丈夫谢青出国处理后事,并对杨虹的死因展开调查,悬念十足,把读者的思维导向阴谋论。但篇末交代,杨虹死于酒后驾车。对于这样的写法,陈河坦言,创作要迎合市场,尽量照顾读者的阅读习惯,“我知道国内读者都喜欢看故事,过于文艺、深沉的东西可能不受欢迎,所以一开始就用策略把读者先拉住再说。但写作不能牺牲内核,这是作者的责任。这本书主要表现杨虹的理想和悲剧性,如果里面写到太多阴谋,对杨虹的表达没有好处。” 

    谈及创作缘由,陈河回忆说,上世纪80年代末,他听说原来的一个女邻居死在巴黎的居所里,这件事在他心里留下了刺痛和悬念。在《红白黑》中,他通过杨虹这个人物,对女邻居的死展开了虚构。他说:“虽然小说里书写杨虹的笔墨不是很多,但她是让我非常心疼的一个角色,这个女孩子非常清纯、高傲,她有自己的理想。如果这个人物能留在读者心中,我的目的就达到了。” 

    融入多年前遭绑架经历 

    陈河介绍,小说中的很多角色都有原型可寻。男主人公谢青因为妻子的死被动出国,逐渐被异乡生活所吸引,踏入偷渡生意,成了一名蛇头,多年后衣锦还乡。这个人物也有原型,但并不是作者自己。陈河说:“我只是把很多自身经历放到了他身上,比如说遭遇绑架。”1998年,陈河在阿尔巴尼亚做药品生意时曾被绑架,“当地几个年轻人想弄点钱,花半年时间精心策划。有一天他们说来买药,然后把我绑架了,要20万美元赎金。我在地下防空洞里被关了6天,当时心里就想,假如能够活着出来,一定要把这段经历写出来。” 

    陈河在阿尔巴尼亚还开过一个中餐馆,经常光顾的客人中有一批偷运人口的蛇头。陈河和他们接触,听到了不少故事,这些都成了《红白黑》的创作素材。对于蛇头,陈河在书中采用了包容的态度。他称,他接触过的蛇头都是很正常的人,“他们用做生意的态度帮人偷渡,就像快递一样,遇到矛盾才会用打斗的方式解决。这跟我性格也有关系,年纪大了就会用包容的眼光去看问题。” 

    从陈河的作品中,可以看出他对阿尔巴尼亚有很深的感情。“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年轻人的娱乐活动就是看阿尔巴尼亚的电影,如《脚印》《宁死不屈》《广阔的地平线》等,记忆非常深刻。”陈河说,“阿尔巴尼亚比较穷,但是很漂亮。那里的人们对中国人非常友好,好多人会说几句中文。虽然我离开10多年了,但还是很怀念。这种感情就像知青一样,知青在东北插队可能很辛苦,但离开后还是会思念。” 

    对文学心存敬畏之心 

    在出国前,陈河就写过不少小说,曾是温州作协的副会长。虽然从事过不少职业,但他把写作当做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。在远行的过程中,他对于文学的热爱始终没有消逝。如今,他放下生意,弃商从文,成为一名专职作家。他说:“虽然温州以小商品贸易出名,但也出过苏步青、林斤澜等很多读书人。我年轻时就有文学梦,但身不由己,结婚后要养家糊口,就从事了别的职业。现在经济没问题了,就放下了生意,开始专心致志写些大的题材。”他称,写作对他来说就像是一种天生的缘分,“我做生意时做得不错,但没什么乐趣,脾气特别暴躁、心里不安宁。写作时才是最快乐的。” 

    前年,陈河凭借《黑白电影里的城市》获得首届“郁达夫小说奖”的中篇小说奖,当时获短篇小说奖的是铁凝。去年,他的《沙捞越战事》获得“华人华侨文学奖最佳作品奖”。这些奖项让陈河更加坚定了写作的信心,他坦言写作的成功得益于十多年来的丰富经历,以及自己的坚持。在以后的创作中,他会继续融入自身经历,“但经历不能随便乱用,就像石油一样,是不可再生的资源。用过就不能再用了,用不好就浪费了,要节约、谨慎地用。”他感叹,经历这么多后能在有创作动力的时候回归文学,是一件幸运的事情,对文学心存敬畏之心。 

转自2012年7月6日《京华时报》http://epaper.jinghua.cn/html/2012-07/06/content_883541.htm

   打印本篇文章   关闭窗口

Copyright © 2013-2015 JINGDIANBOWE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  
电话:1008611 传真:010-82061212-8003
公司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大街87号德胜国际E座101室
Copyright @ 2013 www.jingdianbowe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精典博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:
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0163号